夫妻共同抗糖20多年!就靠【3件事】不用再吃藥!這秘訣快分享~

maylbb     2016-11-11     99     檢舉

夫妻共同抗糖20多年!就靠【3件事】不用再吃藥!這秘訣快分享~

夫妻共同抗糖20多年!就靠【3件事】不用再吃藥!這秘訣快分享~

GreatDaily

他,67歲,患糖尿病21年。他老伴張連紅,65歲,患糖尿病31年。夫妻共同抗糖20多年,目前他停藥多年,糖尿病被「治癒」!同時還帶動老伴走向晚年幸福生活。他就是馬學剛!就靠「3件事」,糖尿病被「治癒」多年!

夫妻共同抗糖20多年!就靠【3件事】不用再吃藥!這秘訣快分享~

GreatDail

(上圖:托腮、略瘦的馬學剛正在聽其他糖友分享)

剛確診糖尿病:迷茫、走了極端

確診初期只知道:醫生說得了糖尿病,血糖控制好,老伴剛得糖尿病時,血糖不穩沒吃一口水果,只吃黃瓜和西紅柿,看到別人吃水果馬上離開。

當初想把糖尿病治好,到處求醫,用了一些所謂根治偏方,不但沒有根治還出現了併發症,浪費了大量錢財。由於對糖尿病認識有誤,走了彎路,影響了正確治療

後來,經常參加健康大課堂,系統學習糖尿病知識,明白很多道理、學會了自我管理方法,血糖也穩定了。

領悟一句話:控制好血糖是關鍵

糖尿病仍是一種伴隨終身的慢性病,治療將伴隨自己一生。通過學習明白了治療和自我管理核心是:飲食控制,適量運動,藥物治療,疾病監測,健康教育。一句話:控制好血糖是關鍵。

俗話說,血糖控制不好是吃出來的,呆出來的。通過學習,知道健康的飲食原則:飲食清淡,控制總量,平衡膳食,少食多餐。

我們買了台秤,使用了鹽勺,油壺,所有食物按要求過秤。定時,定量吃不多吃一口。我們學會了食物交換份,儘量做到合理搭配一日三餐和加餐。

幾年來我們一直堅持把調整飲食放在第一位。我們的血糖控制的基本穩定,糖化血紅蛋白都在6.2mmol/L~7.0mmol/L之間,餐前與餐後之間血糖控制3mmol/L左右。

夫妻共同抗糖20多年!就靠【3件事】不用再吃藥!這秘訣快分享~

GreatDaily

(左上第一位,馬學剛為了激勵自己,參加糖來糖往主辦的了「曬健康餐」活動)

我們在飲食上清楚認識到平穩血糖要做到以下幾點:

1,保證三餐和加餐的均衡能量,其它時間不再進食

2,多食綠葉和瓜果蔬菜,有一定比例的粗糧,每天主食不低於200克。

3,減少脂肪食物的攝入量,儘量不食油炸食品,以蒸,煮,燉,拌為主,減少用油量。

但是,合理的健康飲食要每天堅持,不能放鬆,才有效果。

學會一種方法:合理運動,我不用吃藥了

夫妻共同抗糖20多年!就靠【3件事】不用再吃藥!這秘訣快分享~

GreatDaily

(上圖:下雪天,馬學剛在爬山)

俗話說:生命在於運。人們都知道:陽光,空氣,水和運動是健康的法寶。

運動是糖尿病基礎治療方法之一。保持有規律的運動,不但強身健體,心情愉悅,還能提高生活質量,減少和推遲糖尿病併發症的發生和發展。

合理的運動,對於糖尿病的治療價值非常高。能保持理想體重,改善胰島素的敏感性,改善各項代謝指標(如:甘油三脂,膽固醇等),改善機體各系統的功能(如:肺活量,消化功能,心臟功能等),改善心理狀態,消除對糖尿病的焦慮及精神壓力,增強信心。

我們訂出各自的運動計劃:我沒有併發症,運動量大,參加各種山地徒步走,登山運動,跑步及快步走。老伴有併發症,採取散步,慢走,做家務。

1.運動過度,會出現低血糖

我在運動初期吃二甲雙胍和亞莫利。每頓飯各一片。幾年下來,經常出現低血糖,因此,就和我的醫生說了這種情況,他對我說運動量大的時候,可以減藥量或增加食物,我摸索著逐步減藥,並用中藥調理一段時間以後,把藥全部停了。

運動給我的生活帶來了快樂和改變,體重減輕了,從82公斤降到63公斤。腰圍從98公分降到83公分。

2.帶動老伴運動,預防其他併發症

夫妻共同抗糖20多年!就靠【3件事】不用再吃藥!這秘訣快分享~

GreatDaily

老伴有併發症,不適運動,在我的帶動下,散步,慢走。每天三個時段走,早餐一小時後走4O分鐘,午餐一小時後走2O分鐘,晚餐一小時後走4O分鐘。



鍛鍊地點不限制,在小區內走,在公園走,在二環河邊走 ,,,,天氣不好出不去在屋裡也堅持走,每天達到一萬步以上,老闆心肺功能有了很大改變。

除此之外,每年我和老伴經常去郊區去遊玩延慶,密雲,平谷,房山,門頭溝,懷柔,昌平等都留下我們的足跡。

文!有了飲食的健康,適當的運動,也不能忘了監測血糖、針對性的做身體檢查。目前我停藥以後,用生活方式干預。如爬山出發前要測血糖,根據血糖指標進食多少,以調整食物和運動量,效果不錯。

老伴己有併發症,每天堅持測血糖2次以上,以便調整飲食和運動量。我們基本三個月一次糖化血紅蛋白檢查,半年肝腎脂全生化檢查,一年心,腦,肝,血管的B超檢查,以便發現新問題及時就醫。

我們夫妻一起生活了近四十年,糖尿病伴隨著我們20多年,也是我們的親密夥伴,帶著它步入老年,手拉手互相關心,互相體貼互相愛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