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主任醫師多年臨床應用原始點的論文

jazsia     2016-11-15     0     檢舉

趙士偉 主任醫師

本人趙士偉,出生於1965年。1984-1989年就讀於遼寧醫科大學。畢業後,一直從事外科臨床工作。現在就職於葫蘆島市中心醫院胸外、普外科,主任醫師。二十七年來,每天按部就班,患者來了,先開檢驗,檢查,再開藥,或手術等,工作進入一種模式狀態。從不考慮每個患者的身體狀況不同,也沒有考慮過為什麼,千篇一律的治療——疼痛打止痛針,發燒打退燒藥,身體某個部位長了腫塊就進行手術切除。對於我的患者,治療後好了也正常,不好也正常,死亡也正常。對於病人的病苦乃至生死幾乎近於一種麻木狀態。

隨著年齡的增長和工作實踐的積累,本來應該具有豐富經驗的我對工作卻感到越來越不踏實。由於職業關係,眾多的親屬朋友有病經常找我本人或委託我到北京、天津、瀋陽、錦州等全國知名的大醫院找專家診治,他們是抱著求生的希望的,我們西醫也是盡心盡力的,但是結果卻並不樂觀。例如,我愛人經常出現頭暈,眼癢,鼻塞,胸悶,心悸,胃痛,渾身酸痛,四肢冰涼,夜裡哮喘,眼冒金星,腳上起滿了大黃水泡,腿像灌了鉛一樣,用她自己的話說是瘋狗追她,她都跑不動的,有三次暈厥,其中嚴重的一次人事不知了。我帶她到本院檢查,結果卻一切正常。但是經過一段時間,症狀會越來越重,我們又幾次去遼西最權威醫院找專家全面檢查,結果也是一樣——正常。明明身體一大堆的問題,通過各種先進儀器的檢查,怎麼會毫無結果呢?

我愛人的母親、姐姐和我都在醫院工作,診治疾病有著得天獨厚的條件,卻從來沒有找到最佳治療方案,只能任病情一年比一年嚴重。她對西醫不抱希望了,改尋中醫。吃了一些中藥,也沒見明顯好轉,甚至夏天穿上了棉襖。身體的痛苦讓她對生活很悲觀。我也是及其茫然,束手無策,愛莫能助……西醫是無奈的。

一次我母親肚子疼痛,痛苦呻吟,我盡孝道去兩家醫院做各種檢查,也沒有任何結果。半夜再次疼痛難忍,口服止痛藥,沒有緩解,打電話找我要去醫院。我放下電話眼睛發獃,沒有睡意也沒有決意,感到是那麼的空白和茫然,除了陪伴,我無能為力……西醫是無奈的。

我岳母患尿毒症60歲絕命於她工作了一輩子的醫院,最終會診結果是長期大量服用降壓藥物和心臟病的藥物所致。我同事大連醫學院畢業,50歲因肺癌在北京大醫院進行了手術治療,並術後化療,非常痛苦,最終結果也是很快斃命了。我大學同學,現在的同事,不久前晨練時猝死,衣袋裡還揣著救心丹……這樣的例子太多太多,我震驚了,不再麻木了,開始了從未有過的反思:醫療的作用在哪裡?失敗在哪裡?……我自己找不到答案,對自己的職業幾乎喪失了信心。

自從有幸接觸了原始點,聯想治療過程中不同患者出現的種種現象,讓我徹底明白了其中的道理。患者有救了,我也有救了——讓我重拾從醫的信心。

願力所致,機緣成熟,很有福報,我兩次親臨現場聆聽張釗漢醫師的講課。看到那些被西醫宣判死刑的疑難雜症病人,經過原始點系統完整地處理之後,得以重生,我和患者一樣激動,振奮。更有張醫師的大愛感染著我,我更加堅信了原始點是簡單有效的醫療方法。

在工作中經常遇到各種疼痛的病人,經過自己的按推,基本上都得到緩解。印象最深的是有一肩周炎患者,上肢疼痛劇烈,不能上抬,肌肉注射止痛針亦不見緩解,想進一步做檢查和理療,後經我給予按推上背部及肩部原始點,當時患者疼痛明顯減輕,囑其回家溫敷,喝姜水,並讓其下午再過來按推一次,患者沒來。後經其朋友我現在的同事反映,他已經緩解很多。還有一次,有一患者找我科同事看病,右下肢疼痛,麻木,已不能行走,由平車推進來,同事看著也沒什麼辦法,知道我學過原始點,讓我給按推。按推了臀部原始點後,患者當時就可以站起來,走出診室。我心裡讚嘆:原始點太神奇了!在去廣州學習原始點回來的列車上,夜裡突然聽到廣播說有一旅客劇烈腹痛,求助醫務人員。我聽後,馬上跳下床鋪,來到患者處給她按推並用熱貼溫敷。列車員詢問我愛人,我是不是名符其實的大夫,並留下姓名和手機和工作單位。並建議患者下車,我知道他們是看到我的處理方法產生了一臉的狐疑和滿心的不信任。但這時患者的臉色已不再蒼白。詢問其感受,她說已明顯好轉。我愛人又沖了姜粉端給她,她臉色又見蒼白,出現反覆。第二天早上,我愛人聽到兩旅客談話:昨晚那個女孩子喝涼啤酒,後肚子疼得不行,想中途下車了,但後來好了,正常下車的。我愛人轉告我,我很欣慰。她又問我,如果沒有學習原始點,你怎麼處理?我回敬了一句:我也不去。前幾天,我75歲的老母親,眩暈了。已經發病多次了。由於弟妹是神經科的大夫,以前都是輸液治療。當時緩解,但過後頻發。這次又要求我帶她去醫院做頭部CT檢查、輸液。但我堅決沒讓她去醫院做任何檢查和打點滴。可是母親不信,我愛人就開導她:「檢查並不是治療,您兒子是用最新和最有效方法給您治療。您還不相信您兒子嗎?」並每天為她熬煮薑湯,我早晚兩次給她按推頭部、頸部和上背部原始點。經過半個月的治療,老母親的眩暈症狀消失了。

因為我通過原始點的學習,知道了所有疾病都是因為體傷和熱能不足所致。徹底治療應從因著手,才能治本。而我們醫院檢查和處理的都是果。

原始點的推廣和普及方能真正利益大眾,不負張醫師初心。但是西醫的治療觀念在百姓中已根深蒂固。我深刻意識到推廣原始點是有非常大阻力的,而職業醫生卻有太多的優勢。儘管現在很少人相信,但因我是一名職業醫生,只好聽任我處理。

而且非常受益。

做為一名醫務工作者,我有一種責任感和使命感,學好原始點,推廣原始點,讓更多的人受益,讓他們對疾病不再畏懼,不再惶恐,不再負擔昂貴的醫療費,沒有心理負擔,身心輕鬆自在,健康自做主。我願做一名合格的原始點人。

感恩張醫師,感恩所有幫助我學習原始點的人。

轉自張釗漢原始點中醫藥研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