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們總是在最信任的人那裡,丟掉了信任。。。

teemeng     2016-11-20     30     檢舉
我們總是在最信任的人那裡,丟掉了信任。。。

1

如果生活中,有一個人想把你踩在腳下,不要以為生活錯待了你。

或許,還有十個人想要把你踩在腳下,只是你的強大,讓他們沒有機會伸出腳來。不要抱怨這個世界弱肉強食,你會逐漸發現,它看起來很殘酷,卻十分公正。柔弱,有時候能被憐憫和疼惜,只是因為人類還有著道德和善良。

你可以仰望道德和善良,但不要仰仗它。這個世界,除了自己強大,什麼都靠不住。

所以,回擊刁難的最好方法,不是把踩來的腳踹回去。等你強大了,你會發現,所有的腳失了銳氣,沒了殺機,它們只會向強者獻媚和投降。

我們總是在最信任的人那裡,丟掉了信任。。。

2

這個世界,沒有一個可以藏得住的背後。

譬如,對著A,在背後說B的種種不是。你以為A是最知己最貼心的人,是最可信賴的「背後」,密不透風,可以為你藏住這些事。即使A當時什麼也沒說,但在心裡一定會覺得,你既然能在他這裡出賣別人,也一定會在別人那裡出賣了他。

我們總是在最信任的人那裡,丟掉了信任。一個人最終不被別人信任,首先是自己這裡城門四開,最後才一點一點的,在所有人那裡土崩瓦解。

把是非說給別人,別人可以聽到;說給風,天地可以聽到;說給自己,良心可以聽到。是的,沒有一個地方,是可以藏得住的。

還是什麼也不說了吧。說人是非,也必被人說是非。這個世界,最深的背後,在心裡。守住心,守住自己,也就堵住了所有的背後。

我們總是在最信任的人那裡,丟掉了信任。。。

3

放得下,是因為能看得開。

而看得開,要仰仗於兩個方面:一要心足夠大,一要閱歷足夠滄桑。其實閱歷滄桑了,心也就大了。

概括到一點上,就是心要遼闊。心遼闊了,人生才能遼闊。

放下了,也不是不在乎了,有些東西還要要,有些事情還要堅持。遼闊給予人的意義是,它可以讓你看到,執於慾念的疼痛是可以消解的。人生只有可以馳騁的地域大了,前行的方向才會多。

有時候,所謂的放開,其實就是換一個方向抵達。

4

每一個人,心中都養著一個強盜。

卻是一個窩裡反的賊,打家劫舍——打自己的家劫自己的舍,自己折騰自己。覺得,這個世界上,一群很好玩的俠客,都跑到了別人那裡,落在富人家有俠肝,落在窮人家有義膽,總之,自己家的這個賊是沒法比的。

所有痛苦的人,都是這麼想的。

快樂的人,也不是心裡沒有強盜。快樂的人總是想,這強盜就要走了,而所有的俠客,都在投靠自己的路上。

我們總是在最信任的人那裡,丟掉了信任。。。

5

善良斂起來,是冷漠。

人世的善良,有點像蝸牛的反應。若是你伸手觸了它的軟體,它就會迅速縮在殼子裡,但,還會有探頭出來的時候;若是烈日當空暴曬,它就會始終不出來,乃至死。

可見,善良偶受傷害,也許只是陣痛。但若是整個社會風氣,已經容不得善良施行,世界就會冷得一片荒涼。

問題是,初始的時候,大家覺得,自己不拿出善良來,好像也並不需要別人的善良。但最後會發現,所有的人都活在了風口裡,自己已經捂不熱自己。多暖的房子,多厚的衣物,也會被塵世冷漠的風,凜冽吹徹。

我們總是在最信任的人那裡,丟掉了信任。。。

6

看不見的地方最熱鬧。

人在看熱鬧的心理上,更喜歡複雜和隱秘的熱鬧。若是有好多個版本,就覺得有滋有味。一個熱鬧,如果簡單了,就好比一個曾經極富貴的人突然落魄,門前冷落鞍馬稀,沒了意思。

生活枯燥,是因為每天可以一眼望到底。人生枯燥,是因為一輩子可以一眼望到底。枯燥的人,就容易無聊,他們太需要一眼看不到底的熱鬧。在這些人看來,惟有這些熱鬧,才能湊足人生的趣味。

當一個人自己不豐富的時候,就需要外部的世界來豐富。當正事不能成為風景的時候,無聊的事情就會成為風景。

庸俗是一種病。一件普通的事,會被庸俗的人謠傳到熱鬧,也會被庸俗的人圍觀出熱鬧。當然了,這個世界,也應該允許庸俗的人存在,惟如此,才顯得紛擾,才顯得熱鬧。

一本正經的世界固然清凈,但也單調到蒼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