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女人懷孕哺乳期出軌的男人,不可饒恕

Eric     2016-11-19     0     檢舉

講真,我的婚姻觀一直比較開明,奉行好聚好散,再見不難的低道德標準。有時候喪心病狂地站在男人角度講話,一度被黑粉追著錘,被閨蜜懷疑是敵方派來的間諜。

但是,唯獨一種出軌,我是斷然不能忍的。那就是孕期、哺乳期出軌!

為什麼?鬼知道女人生孩子經歷了什麼?

我曾經花了一本書的篇幅,講述了從懷孕到生產到哺乳期的血淚控訴。

生理上的痛苦我們暫且不表,女人決定和一個男人綿延子嗣,就註定要承受9個月的大腹便便,十級分娩疼痛,十三級開奶炸裂。這是女人對愛情付諸的最莊嚴的承諾。

所以我從來不提倡女人說:我為你生孩子,因為這是女人自己的選擇。

但是當我赤身裸體躺在產床上供醫生護士實習生觀摩講解時,我感受到造物主對女人的偏頗:無論你是華服精妝,還是衣衫襤褸,在生孩子那一刻,都被褪去了人的社會性,平等成僅存的動物性,最隱秘的部分被當成稀鬆平常,毫無尊嚴。

並且所有人都告訴你:別矯情,生孩子就是這樣的。

生孩子對女人來說,也是一種女性吸引力的犧牲。在世俗的刻板印象劃分裡,一旦一個女人生了孩子,那麼等於她徹底烙上了男人的印記。

從一個可撩可觀的女人,變成了不可褻玩的師奶/主婦。所以有的女人順勢而為,安然隱退,做一個不修邊幅,素手煮羹湯,緊密圍繞家庭的典型主婦。

另一部分的女人,則開始經歷痛苦的平衡和蛻變。

我的一個女強人女友,就得了產後抑鬱癥。

餵奶的不眠不休、24小時的隨哭隨到,體型的肥胖變形,都讓她覺得人生無望。等她三個月後心急火燎的回到公司,發現精英薈萃的公司已然翻天覆地,地位不保。

而她還要在這樣的惡劣環境下,每天躲在廁所擠奶,晚上要在他人的意味聲長的眼神中早退回家照顧孩子。

謝杏芳也是如此,一張賢妻良母的臉,嫁給林丹後就退役顧家,一個羽毛球隊曾經的隊花,在一家三口的合影裡,和帥氣緊致的林丹比起來,顯得浮腫蒼老,有人評論說:林丹如日中天,怪不得會嫌棄謝杏芳。

可是我們大概忘了,謝杏芳原來長這樣。

林丹當年追她,也是用心良苦,故意輸球給她,還說了一句甜出糖尿病來的情話:這個世界唯一能打敗我的,就是謝杏芳。

當謝杏芳們犧牲事業和美貌,經歷烈火焚身的涅槃時,大部分的中國爸爸在幹嘛呢?

林丹在出軌,文章在出軌。那不出軌的男人們就能拍著胸脯傲嬌了嗎?

BBC說,70%嬰兒夜間哭鬧都是故意假裝的,目的是吸引大人一起玩,而90%的男性家長會假裝未醒,好讓孩子母親起來去照顧孩子。

這個段子男人心領神會,而女人,則想抱頭痛哭。

我女兒從小就是心理學上的撫養困難型,睡覺看心情,抱著睡不行,還要固定角度,固定角度還不夠,還要走來走去晃悠。

否則她就能哭到聲嘶力竭,鄰居報警。

我曾抱著她從夜晚走到凌晨,上廁所都要抱著她。我站在洗手間鏡子前,看到蓬頭垢面,眼圈黝黑的自己,潸然淚下。——連哭我都要調整到靜音模式,因為吵醒了她,功虧一簣。

你說不要慣著?不不不,現代心理學告訴我們,嬰孩需要寵,因為他們需要最夠的安全感。你一旦有一絲殘暴不耐煩,就有各路大神跳出來指著你的鼻子說:你不配做媽媽!

我們現代女性,被「足夠好的母親」所綁架,被女人要經濟獨立事業壯闊鉗制,被女人永遠要貌美如花腰圍一尺八逼迫,四面埋伏,八面受敵。

在這個萬念俱灰的時刻,你還要祈禱,你的三姑六婆不會對你的科學育兒指指戳戳,要不然你還要騰空抽出一張嘴相撕,畢竟,你的老公是不會挺身而出英雄救美的,因為「這是你們女人的事」「她是我媽你讓著她點不行嗎?」

所以我有兩個女友是生了孩子後離婚的,一個是因為林丹同款,孕期出軌。一個是因為公公婆婆的插手刁難,雞飛狗跳。

她們現況如何呢?都是自己含辛茹苦做著單親媽媽賺錢養家,兩個人的孩子,一個人買單。

更多的女人,為了孩子和家庭,選擇隱忍湊合。女人的自帶母性,讓這筆糊塗賬打落牙齒肚裡吞。

我不知道謝杏芳如何解決這次形象和家庭危機,無論如何選擇,她畢生看到兒子,都會想起孕育他時,自己的老公的出軌被全國人民圍觀。

有人為男人辯護:你們女人懷孕,又不能碰,生了孩子重心又都在孩子身上,我受到了冷落。所以我才不管不顧,所以我才另尋溫暖。

呵呵,科普一下:女人在懷孕中期,是可以進行[性.生.活]的。甚至到懷孕後期,國外醫師會建議你有[性.生.活],促進宮縮。

為什麼男人不能忍?不是因為心疼老婆,而是因為那樣小心翼翼不夠爽,那樣的身材變形不夠美。這才是他們選擇偷吃的真正理由。

所以,現在很多女性有先見之明,選擇丁克。她們屏蔽了做媽這個高危職業,卻要面臨另外一種風險:後悔。

我曾幫某雜志寫過一篇關於海外凍卵的透視大稿。40幾歲的老婆,卵巢進入衰退期,身體指標也夠不上健康懷孕,只能靠促排獲得大數量的卵子,等待人工受孕的好時機。

在最後誕下健康嬰兒的過程中,取卵,凍卵,復蘇,受孕,著床,胚胎成活,每一步驟都有一定的失敗率。醫學過程和心理壓迫,都由女人來承擔。

男人,只需要對著小圖片打個飛機就行了。畢竟一旦失敗,40幾歲的他還有另外一條蹊徑可以開闢:找年輕的卵子供體,或者道德放飛,直接人肉上。

神一般的波伏娃在《第二性》裡說:女性只有在獲得自由選擇生育的權利才能獨立。所以她一生未婚未育,和薩特做一對允許各尋新歡的「開放式伴侶」。

可是凡夫俗子如我們,拗不過想要和他過一生的愛情,擋不住人間煙火的騰騰熱氣。

到底如何選擇,才能在這樣的生育劣勢戰裡,既保持獨立,又能守得住愛情和家庭?

或者我們把要求再降低:只求我們為了懷孕生子,痛不欲生的過程裡,你能拉緊褲腰帶,阻止精蟲上腦嗎???